邮箱登录
| 官方微信
所在位置: 首页 > 专家观点

马冬妍:以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加速我国新型工业化进程

时间:2024-07-05

数字化转型是推进制造业创新发展的主战场。当今时代,全球主要经济体正在向数字化转型,其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面对数字化转型发展趋势,我国将制造强国建设摆在重要战略位置,大力推动我国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促进资源要素高效配置和全要素生产率提升,推动制造业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加快新型工业化进程。

一、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的新形势

当前,世界经济正进入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主导的快速发展时期,美欧日韩等发达国家和经济体均已进行了差异化的战略布局,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大势所趋。我国制造业正处于全面提档升级的关键阶段,转型需求迫切、发展空间广阔、带动效应巨大,是推进数字化转型当仁不让的主战场。因此,我国大力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意义重大。

(一)新一代信息技术仍处于加速增长和跨界融合的爆发期

新一代信息技术是新一轮科技革命中研发投入最集中、创新最活跃、应用最广泛、辐射带动作用最大的技术创新领域。云计算、大数据、工业互联网等数字技术加速向制造业渗透、融合,赋能制造业转型发展场景持续丰富、模式蓬勃发展。2022年底,由OpenAI发布的语言大模型ChatGPT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在“大模型+大数据+大算力”的加持下,ChatGPT能够通过自然语言交互完成多种任务,具备了多场景、多用途、跨学科的任务处理能力,深刻影响产业发展。

(二)发达国家和地区凭借信息技术和信息资源优势,不断加强对全球产业发展和经济秩序的控制力

美国、德国、欧盟等主要经济体聚焦数字化转型,以信息技术融合应用巩固产业发展优势,围绕先进技术体系建设、数据高效治理、产业数据链接等方面,寻求数字化新变革。同时,跨国工业巨头加速平台化和软件化发展,构建起全新的数字化生产和服务体系,重塑全球竞争生态,例如ABB、PTC、达索、施耐德、SAP等工业巨头通过密集的技术并购、商业模式创新等手段,构建起全新的数字化生产和服务体系,意图成为未来产业发展的主导者。

(三)我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已步入深化应用、变革创新、引领转型的快速发展轨道

我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已经步入深化应用、变革创新、引领转型的快速发展轨道。制造业数字化创新能力大幅提升,5G移动通信技术、设备及应用创新全球领先,依托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制造业数字化前沿技术应用探索能力不断提升。企业数字化基础持续夯实,新模式新业态广泛普及,平台化设计、数字化管理、智能化制造、网络化协同、个性化定制、服务化延伸等融合发展新模式新业态蓬勃发展。

二、我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现状趋势

以数字技术赋能企业数字化转型,通常需要经历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三个螺旋式上升的发展阶段,通过持续跟踪监测表征企业数字化基础建设、网络化互联互通、智能化生产运营水平的相关指标发现,当前我国工业转型发展整体呈现“6-3-1”态势,数字化基础已经较为夯实,网络化发展正在稳步推进,智能化就绪水平持续提升,逐步推动产业链协同发展。

(一)数字化基础:表征企业关键业务环节数字化水平的关键指标均超过60%

聚焦表征企业研发设计、生产制造、经营管理具体业务环节数字化水平的指标来看,当前,我国工业企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和经营管理数字化普及率分别达到79.0%、60.9%和75.5%,均超过60%。其中,生产制造环节数字化水平相对较低,部分企业存在生产制造过程“黑箱”。但是,随着数字技术的持续普及应用,企业生产制造环节数字化水平发展突飞猛进。近五年,企业生产制造环节数字化水平提升超过10%,与业务两端的研发设计和经营管理环节差距收窄,企业业务数字化的“微笑曲线”正在被拉平。

(二)网络化集成:实现纵向管控集成、横向产供销集成的企业比例约为30%

纵向集成来看,生产管理与过程控制一直以来都是我国工业企业的核心关注点。随着产品个性化需求趋势日益显著,生产管理与制造过程也越发复杂多变,企业主要通过加强生产管控水平,推动生产管控形成闭环,解决产能利用不充分、生产资源配置效率低和精确度差、交货期长、库存过大等问题,进而推动稳定生产、准时生产、精益生产等先进生产模式的普及应用。当前,我国实现管控集成的企业比例达到25.1%,较2018年增长4.7个百分点,虽然近年来持续保持增长,但总体水平仍然偏低。

横向集成来看,基于信息化开展供应链管理,整合优化供应链上下游的物流、信息流及资金流,提高供应链协同运作水平,是企业提升竞争力的重要途径。现阶段,企业致力于通过数字技术的应用对供应链关键环节进行精细管理及模式创新,推动供应链集成管控及协同运作,实现精准采购、定制生产以及精准配送,不断提升敏捷精准供应能力和供需匹配水平。当前,我国实现产供销集成的企业比例达到30.1%,较2018年增长5.4个百分点。随着供应链的不断延伸和供应网络的逐步建立,企业能够更加快速地响应市场和顾客需求的变化,持续抢占新生市场空间,不断提高企业在产业链供应链中的地位和主导力。

(三)智能化就绪:具备智能制造就绪基础的企业比例超过10%

当前,我国智能制造就绪率达到13.1%,近六年翻一番。这些企业底层装备数控化程度高,横向集成与纵向集成已经基本实现,开始向智能工厂、智慧企业迈进。近些年,国内涌现出一批具备智能制造经验的领军企业和示范标杆,有效带动了智能技术的融合、智能运营的推广和智能产品的生产,我国有8.1%的企业能够通过应用人工智能等技术开展智能化生产,7.1%的企业能够基于数据实时采集开展生产经营智能分析,7.0%的企业能够开展融入5G、先进传感等技术的智能产品的生产制造。

(四)产业链协同:协同联动与价值共创能力不断提升

伴随数字化转型的不断深入,企业协同方式正在发生变革,由企业内部的协同走向企业间的产业链协同。一方面,数字平台赋能企业间协同的价值愈发重要。部分调研企业依托数字化平台,构建起产业链数据和信息资源共同体,在“补链”“强链”关键领域协同发力,共同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韧性。两化融合公共服务平台监测数据显示,当前,全国有14.6%的企业能够与产业链上下游相关方实现研发、采购、生产、销售、财务等关键业务协同运作,实现产业链全渠道智能管控、动态优化和深度协同。另一方面,产业链上各类企业广泛连接与合作意识不断增强。调研企业中的龙头企业通常自主搭建生态合作平台,建立平台引领下的数字生态合作标准和规则;中小企业则通过广泛参与生态分工,融入高效的产业生态运作体系中,与大型龙头企业共同打造数据流通、平台共享、能力协同、价值共创的合作生态。

三、关于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几点思考建议

面对近年来我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工作取得的诸多成绩,应当清醒地认识到,目前在企业数字化协同能力建设、行业数字化特色场景培育、区域数字化转型联动等方面,仍需进一步优化提升,更加有力地支撑推进新型工业化发展。

(一)提升企业数据驱动业务协同水平

目前供需双方对接仍然缺少精准有效的手段,除了市场信息不对称外,更主要的原因在于对供给和需求的理解认知缺少统一语言,数据作为最主要的信息载体在供需内部和彼此交互的过程中循环不畅,转型供需的本质——数字技术与工业知识的交互和融合不足。针对这些问题,中心正在开展数据要素流通和数据资产评估体系研究,研制基于现代工业工程的制造业企业建模表达理论方法、数据治理和可信流通环境,开展基于可信数链网的数字化转型系统解决方案推广应用,打造低成本普惠性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公共数字底座。下一步,尽快形成可信数据流通、数据建模表达和工业数字空间三类基础设施环境,推动构建面向新型工业化发展要求的制造业知识共创空间,帮助企业提升与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协同互联水平,促进全产业链协同发展,将成为以数据要素赋能产业创新、产能协同、产品质量提升,助力数字化转型的有效实践途径。

(二)引导行业加强数字化特色场景培育

针对企业普遍面临转型路径不清、方法不明、预期不稳的问题,亟需在现有基础上持续升级和细化数字化转型的方法体系,同时,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深层次难点、痛点、堵点尚需进一步挖掘,转型场景的标准化建设和推广是解决转型路径问题的重要抓手。中心以典型场景为牵引,持续开展典型经验提炼、关键标准建设、重点产业链条赋能体系建设,目前已分行业、分领域梳理大型央国企300余个典型数字场景,并推动重点场景重点环节转型方法有关标准开展贯标推广。下一步,应重点引导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梳理重点行业不同层级场景清单及其相对应的业务内容和价值形态等,以“理清单-建方案-推应用”的思路开展分行业、分链条链式赋能体系建设,加强重点场景单元、场景链、场景网络及场景生态培育,支持构建“技术创新+能力提升+生态建设”的数字化场景培育模式,推动以场景为牵引加快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

(三)强化重点区域企业数字化转型联动

为了进一步摸清现状、找准问题,要继续深化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评估诊断与跟踪监测,基于“线上评估+线下诊断”模式,扩大评估诊断的覆盖面,推进企业“建档立卡”与“对标对表”,动态跟踪转型全过程。同时,在区域、行业层面加强现状跟踪和态势监测,加快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指数建设和应用推广,开展数字化转型价值效益量化分析评估,强化监测结果对企业、区域、行业转型实践的指导和决策的支撑。鼓励各省市结合自身优势和产业基础,合理布局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分业分级提升企业数字化效能效益。构建完善全省与各地市的联动机制,持续推动转型工作向县域层面纵深发展,推动更多中小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

  来源:工信安全之窗